魂归

来源:树达通讯社 日期:2019-11-15浏览次数:

(作者 李玲)死后的第七天,我醒了。

空气中还弥漫着烧焦的气味,但火已经灭了。原本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的土地上,现在只有焦黑的泥土和焦黑的树木的“尸骸”,我仿佛听到了土地的痛哭和树木的呻吟。轻轻地叹了口气,想摸一摸已经烧焦了的树木,却发现我的手穿过了这棵树,我愣了愣,苦笑了一下,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我的内心却十分的平静,也许就是在最初成为消防兵的那一刻,我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吧。

不远处,我的战友们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,“嘿,兄弟,醒醒,该回家了。”

是啊,我该回家了。爸妈还等着我回去报平安,妻子还等着我回去和她约会,儿子还等着我回去给他讲故事呢,这么多人都在等着我,我是该回去了。想着想着,我的眼眶微红,却再也落不下泪来。

我回家了,父母正在吃饭,我的相框就摆在他们的不远处,母亲一口一口地扒拉着饭,眼角尚有泪痕,父亲全程沉默。我习惯性地凑上前一看,不禁皱眉,“妈,你不能总是吃饭,也要多夹点菜啊。”声音穿透房间,却只有我一个人能得听见。我沉默了。最后,还是轻叹了一声:“爸、妈,对不起。儿子不孝,以后不能在你们身边尽孝了,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。妈,你一定要好好吃饭,不要总是忘记吃早餐,爸,你平常要多笑笑,而且不要总是跟妈吵架,让一让老妈嘛。”

走进我的房间,三岁的儿子正在睡觉,妻子怔怔地看着他,眼眶微红。一段时间不见,她越发的瘦了。“对不起,我又食言了,本来说好这次休假要好好的陪你的,结果……你是个好妻子,可是我却不是个好丈夫,以前跟着我担惊受怕,现在我又让你伤心,对不起。”我想抱一抱妻子,双手却从她的身体穿过。

我手轻轻地从儿子头上拂过,却又颓然放下。“儿子,爸爸走了,爸爸不是个好爸爸。但我希望你快快长大代替我成为你妈妈的英雄。以后,我想你也一定会以爸爸为荣。”

伴随着电视播放“致敬消防英雄”的声音,我悄悄地走出了家门。

晃悠着晃悠着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我曾经训练的地方。“向英雄敬礼!”国旗下,正举行着哀悼仪式,我不自觉地立正,双手五指并拢伸直,开肩,双手下垂,左手靠紧裤缝,右手敬礼,回了个礼。

“兄弟们,再见了,以后就是你们守护我们的土地和人民了。”

起风了,红色的国旗飘扬,我又该离开了。

后悔吗?我轻轻地问自己。

不后悔。我听到了我内心的声音。

编辑:阳晟昀

责编:刘诗琴

审核:党委办公室

下一条:奏曲

关闭